首页 > 旅游 > 香港攻略 > 香港游记 >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加入收藏 我要点评
我到达赤柱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很早的时间。赤柱在香港并不能简单地翻译为红色的柱子,而是一个人的名字,叫Stanley。

我到达赤柱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对香港人来说是一个很早的时间。赤柱在香港并不能简单地翻译为“红色的柱子”,而是一个人的名字,叫Stanley。他是鸦片战争后香港在任的事务大臣史丹尼爵士。赤柱在香港向来是个偏远的地方,历史上它差不多是战场、坟场和监狱的集中地。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柱子上写着“同昌大押”

 

城巴在终点站将我们放下,我们除了看到站前的一条狭窄公路、路下的一些房屋和对面山顶的一大片楼区外就什么也看不到了。赤柱集市在哪里?我很茫然。与我同样茫然的还有一位来自菲律宾的女人。她沿着路往前走了。我在路边打听集市的位置,被告知集市就从路边往下走。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早晨的赤柱太宁静了,家家户户都还关着门。怎么也看不出这里有什么集市(当然,我想象中的集市是像内地那样的一片大广场)。我跟着一个早行的人拐弯抹角地穿过街巷,很快就看到了所谓的集市,只是一条长而不宽的街道,中间用塑料拱棚连搭着防雨。街旁都是店铺吧,但此时还都在寂静中。

我沿着街巷独自前行,眼前忽然豁然开朗,原来到了海边。很喜欢眼前的景色:海水拍击着礁石,发出有节奏的声响。长长的弧形水泥海堤十分宽厚。像香港其他地方的海堤一样,堤外墙上每隔一二十米处就固定着一个救生圈。此时,堤上面坐着一位中年人,身边放着一个杯子,一双鞋子。他面朝大海,静静地坐在那里,不时地喝着不知是水还是咖啡。我看不到他的脸,但他那样的姿势组合在画面里,很美,很诗意,像某部影片里的镜头。

海向远方延伸,靠岸的地方随意地泊着一些小船。稍远些的地方是一个码头。堤边的路面由木板铺就,走在上面十分舒服,有木头的橐橐声。旁边有个足球场,一个青年正在孤单地踢着球。再往旁边就是些店面了。堤旁还有休息的露天空间,设了几张长木凳。一张木凳上坐着个五六十来岁的人,他一直在用英语讲着电话。一些海鸟飞下来找食。啾啾啾地鸣叫着。对面山上矗立着一大片高楼大厦。海水的拍击声,海鸟的啾鸣声,清洁工打扫卫生的声音,使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样地幽静而闲适。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未开市的集市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街道两边全是店铺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对面山上大片的豪宅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弯弯的海堤,木板栈道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海边的一个足球场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一位男子坐在堤上静静地享受海边清晨的时光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每隔不远就有一个救生圈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赤柱的街道

我在赤柱的街上随意地走着,街上还走着些早起溜狗的老外。那些狗十分漂亮,我常常看着看着,忘了拍照。海边的树下也悠闲地坐着三两个人。在堤的对岸,有一幢堡垒一样的楼,叫美利楼,它也取自当年英国大臣美利爵士的名字。美利楼原来矗立在中银大厦的位置,是1982年拆卸,1998年在赤柱重建的。虽为重建,但看上去并不很新,或许是因为它都由巨型的花岗岩筑砌吧。美利楼现在是香港海事博物馆。它像座巨大的花岗岩堡垒,是一座古欧陆维多利亚式建筑,融汇了东、西方建筑风格。它的旁边就是卜公码头了。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认识香港之——幽静而繁华的赤柱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