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香港攻略 > 旅游资讯 > “毛焰:临渊”佩斯画廊香港个展

“毛焰:临渊”佩斯画廊香港个展

加入收藏 我要点评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在大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在大众传媒时代,脸孔正在不断地贬值,沦为俯拾皆是的廉价品。”在《脸的历史》中,汉斯·贝尔廷曾谈及肖像这种古老的创作题材在当代面临的困境。然而在他看来,脸在另一层面上则始终保持着其现实意义——即作为不可见的“自我”的某种表达工具。

“肖像中的脸不仅仅是作为证明和记忆,它同时也是一个关于‘自我’的主题。”贝尔廷写道,“脸其本身即是一种可以轻易被转化为面具的图像。这使得不可见的‘自我’的再现性变得至关重要。”而也正因如此,对于脸部的描绘被寄予了某种超出纯粹记录性质的附加期望。

在毛焰的肖像绘画生涯中,我们仍可清晰地看出艺术家所面临的上述困境及期望。通过反复对日常面孔进行描绘,毛焰的坚守是对肖像在当代被低估的精神性力量的一次彰显。

佩斯画廊香港展览现场

6月7日,毛焰的最新个展“毛焰:临渊”将在佩斯画廊香港新空间开幕。并展出他创作于过去三年间的十幅新作,其中将包括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托马斯”肖像系列,以及鲜有公开展出的静物与风景绘画。

此次展出的作品仍保留着艺术家标志性的青灰色调及烟雾般富于变化的肌理,在油彩的叠加与渗透中,具体而明确的描绘对象逐渐被抽象的隐喻性意义所覆盖。也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毛焰笔下的肖像与静物展现出了不同寻常的相通性——在绘画行为本身向画家索求的漫长时间里,彼刻的个人情绪、创作意志乃至生命体验早已注入每一笔抬起、落下的绘画动作之中,并将蕴藏在诗意笔触下的人、物、景均转化成为超越当下语境的精神载体。

毛焰肖像中的面孔,是那种深刻而神秘的情感——不管这些情感多么玄妙诡秘,他都洞若观火——的象形文字,而非简单的社会面具。正是依靠艺术家对脸孔内在一面的挖掘,它们得以去除其平淡的具体存在,从而成为了一个幻想与沉思的富有诗意的空间。他那些浅灰调的水雾般搅动着的晕染效果下的氛围处理手法,以及它阴沉的暗部及诡异的亮部,均表明了最深处的内在生活是无色且冲突四伏的。毛焰的肖像作品是不可思议的梦境般的画像——他仿佛是在梦中见到这些面孔(有时是噩梦,正如他画中的女性面孔所暗示的)——这些画像正是那些传达着深刻情感的浪漫主义的梦境的缩影,并赋予其明确的形态,而不去回避这其中的重重困境,诚然神秘难解的深刻情感是难以被明确诉说的,无论它们有多么地普世。

——唐纳德·库斯比特

布面油画《坐着的Y》 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献给戈雅的鱼头”,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曾在2013年佩斯北京个展上展出的毛焰作品“灰灰”,2012,布面油画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北京群展“纸上谈兵”中展出的纸上手稿《托马斯肖像》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2015年曾在佩斯纽约“毛焰个展”中展出的布面油画作品《椭圆形的托马斯 NO.3》局部图 © 毛焰,佩斯画廊供图

毛焰1968年出生于湖南,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在南京。作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当代画家之一,毛焰以其细腻而有着微妙意趣的笔墨描绘出一幅幅静默的日常面孔,引领观者进入免受时代速度干扰的凝思时刻。他曾被批评家栗宪庭誉为中国新写实主义的代表人物,在过去的近三十年间持续探索肖像绘画在当代的表达潜力,以极具辨识度的技法刻画着时代表征背后的人类共性的精神世界。

毛焰的作品曾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外的大型展览,其中包括2014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何多苓&毛焰双个展”;2012年瑞士日内瓦ART & PUBLIC个展;2010年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开馆展“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历程”群展;2009 年上海美术馆“意犹未尽:毛焰个展”;2008年巴西圣保罗国家美术馆的“中国:建构与解构”;200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BEIVUE 美术馆的“今日中国”等。他的作品被包括余德耀基金会、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收藏在内的多家知名艺术机构、美术馆及收藏基金会收藏。

标签:艺术家   绘画   油画  
分享给好友